建筑既可让公众无障碍进入,又能隔绝城市周围的快节奏。建筑拥有日本史上最大胆结构,目前已成为了举办各种全球交流和文化活动的艺术中心。

东京国际会议中心是在6.7英亩基地上一个独特的民用综合体,容纳了舞蹈、音乐和戏剧表演、会议和展览、商务会议和招待会等功能。由东京都政府委托,该会展中心是全球活动和文化交流的主要场所。 四条地铁线和两条最频繁使用的列车站—东京站和有乐町站,分别位于该基地的北部和南部,为该基地带来了大量的人流。

设计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既能允许大量公众进入又可隔绝周围环境的影响的区域。周边的花岗岩墙体围合成一个延伸到四个主要的表演艺术空间地下的景观城市广场,在场地西边和逐渐减小的体量对应。剧院大厅为公共用途的市民广场提供了连续的视野。沿着基地的东部边缘,广场从视觉过滤到玻璃大厅;大厅是一个巨大的玻璃体量,上方有228米(750英尺)长的巨大桁架组成。到了晚上,灯光反射出屋架肋骨表面,使得结构变化成一个整体浮动光源,照亮了玻璃大厅,融入了东京的天际线。

在广场下面,是一个公共大厅,它连接到地方和区域铁路网,环绕中央展厅,成为玻璃大厅的主楼层。桥梁和行人坡道连接所有的会议室和剧院,给这座综合体承载各种规模各种类型的事件提供了巨大的灵活性。

这个玻璃大厅,是有史以来日本最大胆和富有想象力的建筑之一,包含两个相交的玻璃和钢的椭圆,围合成一个巨大的中央大堂,汇聚了建筑的元素。这种夸张的结构包含了地上七层和地下三层。大厅的玻璃幕墙60米(197英尺)高,用像薄纱一样的热增强夹层玻璃,从屋顶悬挂而下。尽可的透明的玻璃幕前,实现了剧场和广场到承载着会议中心的弧形花岗岩墙面的视觉连接。

10.5米×5米(35×16英尺)的有乐町雨棚,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立玻璃结构 。同时覆盖了通往地下有乐町地铁站楼梯,形成了进入综合体的一个主入口。设计的一个创新性的特点是建造标准化的表圈和凸轮连接;通过玻璃屋顶和梁的连接,它们支撑剪切载荷和平面应力的转换。设计运用基本的结构原理设计一系列螺栓固定在一起的悬挑玻璃梁组成的复合梁,通过钢扭力支撑杆转移悬挑力矩和剪力荷载。

东京,日本

1996

139,360 总平方米

Architecture, “Tokyo International Forum,” October 1996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Tokyo Gets Its Grand Public Building,” Velisarios Kattoulas, December 1996

Japan Times, “Forum Follows Function,” Philip J. Cunningham, December 1996

The New York Times, “A Crystal Palace of Culture and Commerce,” Herbert Muschamp, January 1997

Tokyo Journal, “Babylon Dreaming,” Shunichi Deguchi, Rachel Swanger, June 1992

Vis à Vis, “Winning by Design,” Peter Lemos, June 1991

Winner, 39th BCS Prize-Winning Works, Building Contractors Society, 1998

Innovation in Architectural Laminated Glass, Benedictus Award, DuPont, 1997

Winner, Award of Excellenc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Lighting Designers, 1997

Winner, National Honor Award for Interiors, 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1997

Winner, Excellence in Design Award, 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1996

建筑既可让公众无障碍进入,又能隔绝城市周围的快节奏。建筑拥有日本史上最大胆结构,目前已成为了举办各种全球交流和文化活动的艺术中心。

东京国际会议中心是在6.7英亩基地上一个独特的民用综合体,容纳了舞蹈、音乐和戏剧表演、会议和展览、商务会议和招待会等功能。由东京都政府委托,该会展中心是全球活动和文化交流的主要场所。 四条地铁线和两条最频繁使用的列车站—东京站和有乐町站,分别位于该基地的北部和南部,为该基地带来了大量的人流。

设计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既能允许大量公众进入又可隔绝周围环境的影响的区域。周边的花岗岩墙体围合成一个延伸到四个主要的表演艺术空间地下的景观城市广场,在场地西边和逐渐减小的体量对应。剧院大厅为公共用途的市民广场提供了连续的视野。沿着基地的东部边缘,广场从视觉过滤到玻璃大厅;大厅是一个巨大的玻璃体量,上方有228米(750英尺)长的巨大桁架组成。到了晚上,灯光反射出屋架肋骨表面,使得结构变化成一个整体浮动光源,照亮了玻璃大厅,融入了东京的天际线。

在广场下面,是一个公共大厅,它连接到地方和区域铁路网,环绕中央展厅,成为玻璃大厅的主楼层。桥梁和行人坡道连接所有的会议室和剧院,给这座综合体承载各种规模各种类型的事件提供了巨大的灵活性。

这个玻璃大厅,是有史以来日本最大胆和富有想象力的建筑之一,包含两个相交的玻璃和钢的椭圆,围合成一个巨大的中央大堂,汇聚了建筑的元素。这种夸张的结构包含了地上七层和地下三层。大厅的玻璃幕墙60米(197英尺)高,用像薄纱一样的热增强夹层玻璃,从屋顶悬挂而下。尽可的透明的玻璃幕前,实现了剧场和广场到承载着会议中心的弧形花岗岩墙面的视觉连接。

10.5米×5米(35×16英尺)的有乐町雨棚,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立玻璃结构 。同时覆盖了通往地下有乐町地铁站楼梯,形成了进入综合体的一个主入口。设计的一个创新性的特点是建造标准化的表圈和凸轮连接;通过玻璃屋顶和梁的连接,它们支撑剪切载荷和平面应力的转换。设计运用基本的结构原理设计一系列螺栓固定在一起的悬挑玻璃梁组成的复合梁,通过钢扭力支撑杆转移悬挑力矩和剪力荷载。

东京,日本

1996

139,360 总平方米

Architecture, “Tokyo International Forum,” October 1996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Tokyo Gets Its Grand Public Building,” Velisarios Kattoulas, December 1996

Japan Times, “Forum Follows Function,” Philip J. Cunningham, December 1996

The New York Times, “A Crystal Palace of Culture and Commerce,” Herbert Muschamp, January 1997

Tokyo Journal, “Babylon Dreaming,” Shunichi Deguchi, Rachel Swanger, June 1992

Vis à Vis, “Winning by Design,” Peter Lemos, June 1991

Winner, 39th BCS Prize-Winning Works, Building Contractors Society, 1998

Innovation in Architectural Laminated Glass, Benedictus Award, DuPont, 1997

Winner, Award of Excellenc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Lighting Designers, 1997

Winner, National Honor Award for Interiors, 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1997

Winner, Excellence in Design Award, 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1996

相關文章